开局吞了六魂幡 第150章

作者:小小索罗亚克

“非也,非也。”

尹喜笑了笑,说:“这天象虽有些不详之兆,亦有祥瑞之兆......”

“祥瑞盖过了不详,便是好多过于不好......”

“故此,函谷关是将要面临一些危险,却无灾难之说啊。”

闻说,小将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将军说得是。”

其实他压根就没听懂自家关令的话是什么意思,不过貌似挺有道理的,他反正附和也就是了......

尹喜却是知道这个小将没读过什么书,腹内原来草莽,因将这个话题揭过,问说:

“我听说,老子先生近期要过函谷关,是真的么?”

“老子?”

小将一时没反应过来,但紧接着便向尹喜说:“将军说的可是咱大周的大圣人老子?”

尹喜微微点头:“不错。”

又吩咐小将:“打今日起,便多留意些,若是老子先生过关,千万把他留下,然后立即来向我禀报!”

“喏!”小将虽不甚理解尹喜的用意,但却是毫不犹豫应下。

——没什么好犹豫的,他只是一个守城的小将,听从上峰的吩咐,是他之本分。

......

另一方面。

那函谷关以西,秦君之弟公子寽与秦大夫关良谋划掌控秦政,与秦将军雷横,借秦君上向周王朝讨要世子无果,怂恿出兵。

此时,雷横得公子孚之授意,自请伴随秦君左右,欲要在战场混乱之时,寻机斩下秦君之首级。

雷横本有迟疑,然公子孚密授言曰:“此虽是弑君的罪责,然世子是被我们控制之人,君上既死,世子继位,谁还敢追究我们之责任?”

“彼时,我叫世子封雷将军为上大夫之职!”

将此言听在耳里,雷横心下一狠,向公子孚说:“好!得公子此话,雷横万死不辞!”

次日。

秦王宫。

众臣议及此事,公子孚伙同关良出言相激,秦君果然大怒,当即命将军仲猛:

“备战车五百,甲兵五万,随寡人亲征伐周!”

又命群臣:“寡人亲征之际,朝中公子孚监国。”

......

周函谷关,

关令尹喜得报:“秦国集结了大批军队,向函谷关飞奔而来!”

其旁的将领大惊:“将军,秦国之军队,集结向我大周飞奔而来,莫非......是要攻打我函谷关?”

尹喜问言,顿生沉默。

在那天象之中,他只看见东方之紫气冲散西方之黑云......

此虽是有难自西方而来,有圣人东方来解,可......其时究竟如何,尚且未定。

若是自己守不住关,等不到圣人之到来,岂非是无用之功?

正思考间,又有军士来禀:“报!秦君亲率五万大军,正向我我关开进!”

尹喜忙问:“秦军距我关还有多远?”

那军士说:“只一百余里!”

“再探!”

尹喜挥了挥手,着他前去。

旁边将领甚忧:“将军,秦军五万人马,可我函谷关驻军只有五千人啊!”

“况,秦军来势凶猛,兵力众多,形式对我们十分不利,这可怎么好?”

尹喜不语,只是来回踱步。

他之心中也是甚忧。

只是......无论如何,也要撑到圣明驾临的那一刻才是......

那么,这个关,要怎么守呢?

正是这时,又有人来报:“将军,外有一个年轻人,说有阻秦之策,要见将军!”

尹喜忙说:“快请!”

不一时,其领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尹喜用望气之术观之,甚奇——并非此人一表非俗,而是此人太过平凡,其面相气运就好像是一滩死水,毫无波澜,平平无奇。

而这般时候,人族哪个身上没些个气运在?

似眼前人这般的,反而是叫尹喜生平仅见。

因问说:“贤士此来,必怀妙策。今将何计以退秦兵?”

那人微微一笑:“并无什么计较。”

这话一出。

尹喜其旁的将领当时大怒:“好胆!焉敢诓骗我等!”

又指年轻人斥曰:“竖子不足与谋!来人,将这厮压下去,待退了秦兵,再行发落!”

话音落下。

即有两个力士来,缚住那年轻人,要把他压下去。

然而那年轻人不慌不忙,一脸从容作态,却叫尹喜称奇,乃叫住力士:“且慢!”

又向年轻人说:“先生面相平平,然居危不乱,未有胆怯之色,想来必是月匈有成竹,并非那欺世盗名之辈。”

上一篇:从斗破开始当老板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