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榜出世,我夫人竟是魔女婠婠 第456章

作者:小凤凤上天榜

无崖子更是好奇,逍遥子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知晓那九空无界之主的。

听到逍遥子那惊呼一般的话语,苏牧不由得也是看了逍遥子一眼。

随之好奇的问道:“你知道这九空无界之主~〃?”

“知道?不,应该说是有些听说过。”

逍遥子深吸了口气,看着苏牧郑重无比的说道:“帝君,这逍遥子便是当年我在梦中的时候,鲲鹏所提过的那个男人!”

“鲲鹏虽然只是随口一说,但是我却深深将其记了下来!因为鲲鹏告诉我,这九州大地的创造,与九空无界之主密不可分!”

“当年创世者将九州大地创造出来,大部分的功劳都算是归于九空无界之主!”

“这九空无界之主,甚至可以说是九州大地的创造之人,也丝毫不意外。”

此话一出,苏牧的眼中也是闪过了些许惊讶,不由得是想到了前些日子自己的精神空间之中出现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自称便是九州大地的创世者,虽说苏牧不知晓那个女人是不是在欺骗自己,但是毫无疑问,对方的手段绝对是苏牧如今前所未闻的存在、

并且对方既然是能够说出神话大罗这四个字来,恐怕也绝对不是什么烦人。

而现在逍遥子却是说出了自己梦中鲲鹏所说的话语,那九空无界之主,居然也是九州大地的创造者!

听完逍遥子的话,不单单是苏牧,其余几人也是感到了无比的震惊。

如果这样说来的话,那九空无界之主,不也就是相当于他们九州大地的创世者么?

可为何,这样的存在,居然是被说成了三大不祥之一?

这样创造九州大地虚空的人物,可以说是对九州大地作出了无尽的贡献。

可为何,这一位也是成为了三大不祥之一?

甚至是被创世者给丰盈了起来?

难不成这九空无界之主,在最后背叛了创世者,试图毁灭九州大地不成?

无人知晓其中深埋的秘密,这一切或许只能等待时间来慢慢揭晓,更有可能这个秘密,永生永世都再也无法揭晓。

一切皆是无人知晓,而苏牧不由得是点了点头,看着那九州天骄榜上的名字,陷入了思索之中。

苏牧可以十分的肯定,在自己的精神空间之中,绝对是没有听到过九空无界之主,或者是虚空之主这两个名字其中的一个!

或许,就连那个自称为创世者的女人也是忽略了九空无界之主的存在。

不只是九空无界之主,对方是甚至还未提起过黑雾之主,以及那剑界之主。

这些人明明都是站在了九州大地的巅峰,但是创世者却从未提起过,或许,就连创世者都是在无比刻意的遗忘这几个名字么?

苏牧不知晓,但是却也并不打算深究,因为对于苏牧而言,他已经是站在了九州大地的最顶端、

虽然通过那个自称创世者的女人得知,在锁天之门后方存在着不少和自己一样的天人境第十重。

但是修为一样,苏牧也依旧是觉得,自己可以将他们如同蝼蚁一样轻而易举的解决掉。

不要小看了苏牧身上的那些宝物啊。

苏牧的系统空间之中,可是存在着可以轻而易举毁灭整个九州大地的物品。

甚至苏牧如今,已经是掌握了一门剑诀,一门可以轻易斩杀这方九州大地之内所有武者的剑诀。

即使只是刚刚掌握,但是苏牧已经是拥有了斩杀天人境第十重如吃饭喝水一般简单的能力。

一个九空无界之主罢了,不可能对苏牧造成任何(王赵赵)的困扰。

苏牧只是颇为好奇为何九空无界之主的信息,会被逍遥子所知晓罢了。

听到逍遥子的解释,苏牧也是再一次领会到了九州大地的不同寻常余。

传说中的圣兽也就算了。

最为可怕的是,这九州大地,仿佛与传说之中的某个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一般!

比如,武当山武当派创派祖师,传言乃是真武大帝转世!

手持真武剑,习得真武剑法!

比如,北冥逍遥子。

梦中受鲲鹏指点,创立北冥神功。

或许天下还有许多诸如此类的事情,但是苏牧也并未一一深究,对于现在的苏牧而言,九州大地对于苏牧已经是没有了任何的挑战可言。

可以让苏牧注意到的,也只有那更加广阔的天地!.

第687章 吞噬大量气运,黑雾之主决意亲自出手!(2)

大宋皇朝。

皇宫之中。

黑雾之主看见那九州天骄榜上出现了九空无界之主的名字,不禁也是露出了些许笑容。

“老朋友们一个个都是出现了,看样子要不了多久,他们离开了封印的洞天之后,这九州大地的局势,就要发生巨大的改革了。”

黑雾之主眼中闪烁着些许阴狠,但是嘴角却微微上扬,露出了些许弧度。

也不知道黑雾之主此刻的心情,到底是好还是。

如果九空无界之主与那剑界之主,都是如同黑雾之主一般的存在,恐怕这九州大地的局势,当真是会发生什么改变。

但是即使是如此,黑雾之主或许也不会任由剑界之主与九空无界之主与自己站在同一个位置上。

黑雾之主要的是自己的绝对!

所以剑界之主和九空无界之主一旦出现,或许第一个头疼的人,便是黑雾之主!

因为黑雾之主此刻的实力,距离他的巅峰时期还太弱太弱了。

别说九空无界之主与那剑界之主了。

对于目前的黑雾之主而言,即使是武林圣地之中的天人境陆地神仙,黑雾之主也不敢轻易招惹!677

因为黑雾之主如今的实力,才不过是半步天人第九境罢了。

距离黑雾之主的巅峰时期,那可还遥远着呢。

但是现如今距离九空无界之主与剑界之主封印解除的那一天到来,还有两年左右的时间。

黑雾之主不由得是深深吸了口气,眼中闪过了些许残忍。

“加快速度,必须要在两年时间恢复到巅峰时期,否则等到我那两个老朋友出来之后,我恐怕就麻烦了。”

黑雾之主心中暗暗想道,对于九空无界之主和剑界之主,黑雾之主可谓是十分的忌惮。

若是黑雾之主处于巅峰时期,自然是丝毫不用畏惧他们。

但毕竟现如今的黑雾之主一身实力才不过是半步天人第九境罢了。

若是九空无界之主与那剑界之主出来之后发现他的实力如此衰败。

那么他们必然是会盯上黑雾之主,到了那个时候,黑雾之主或许就要被二人所吞噬!

成为九空无界之主,或者是剑界之主的养料!

他们三个的体内,可是存在着大量的能量!

而互相吞噬,也是他们最为可怕的一种手段,一旦任何一方衰败,那么就会被另外两人给盯上!

如今的黑雾之主,可不就是处于衰败时期么?

若是被九空无界之主或者是剑界之主所察觉到了,那么对于黑雾之主而言,毫无疑问就是一大劫难!

此时此刻,九州大地各地,出现了无数的不死怪物,疯狂的将那些武道强者全部带走!

一个个武道强者皆是消失不见了踪迹,他们在不死怪物的围攻之下,有的逃出生天,有的被不死怪物那无法斩杀的特性所困扰。

最终内力耗尽被不死怪物所抓捕了起来!

如今在黑雾之主的手中,已经是掌握了大约三十多位武道强者!

而其中最强的人,才不过是大宗师后期罢了!

这些人虽然可以给黑雾之主补充些许气运,但是却太过于渺小了一些。

黑雾之主要的,乃是庞大无比的气运,来让自己重回巅峰时期!

但是也是聊胜于无,黑雾之主缓缓的进入了密室之中,看着那些倒在地上的武者。

一个个都是失去了意识,黑雾之主也是没有任何的犹豫。

只见在黑雾之主的身上,一股恐怖的气势疯狂的扩散开来,黑雾袭来,将那些个武道强者的身体包裹在了黑雾之中!

在黑雾内部,一个个武道强者的尸体最终被黑雾(aeef)之主轻而易举的化解,并且吞噬了他们体内的一切,夺走了他们的气运将其加持到了自己的身上!

“差的太远了。这些人和九州天骄榜上的天之骄子差的太远了、”

黑雾之主心中暗暗想道,他曾经掠夺过一位九州天骄榜上天之骄子的气运,那人便是前大唐皇朝独尊堡堡主之子,解文龙!

对方体内的气运,甚至是比起这三十多个武道强者更加惊人!

要知道那解文龙在九州天骄榜上,只不过是末尾的存在罢了!

而只是排在了末尾,就有了如此气运。

更何况是那些排在前方的天之骄子呢?

黑雾之主深深吸了口气,眼中闪过了些许残忍。

“看样子,还得是我亲自去对付那些实力尚可的家伙,只有将他们的气运尽数掠夺,加上大宋皇朝的气运,我才能够重回天人境,找到办法回到巅峰时期!”

黑雾之主心中暗暗想道,随之一阵阵黑雾在他的脚下散发开来。

而原本坚固无比的地面,也是缓缓出现了松动,化作了一汪泉水般,让黑雾之主沉入了其中。

黑雾遁形之法。

这是黑雾之主所掌握这的一门秘法,能够轻而易举通过黑雾,穿梭道九州大地的任何一个角落!

而此刻的黑雾之主已经是盯上了那些九州天骄榜的天之骄子,并且准备亲自动手。

可想而知,黑雾之主现在,到底是做什么去了。

那些不死怪物带给黑雾之主的东西,实在是太过于稀少,所以黑雾之主也是迫不及待,想要自己出手了。

但是黑雾之主却也不敢太过分,因为黑雾之主十分的清楚,这大宋皇朝的气运之力会一直看着自己!

少数几个人还没有什么问题,但若是黑雾之主吞噬掉的数量多了,足够旁大了的话,那么大宋皇朝的气运,指不定是会出现什么乱子!

毕竟黑雾之主便是如今大宋皇朝的气运掌控者!

若是黑雾之主的不对劲被气运之力所察觉到,那么绝对是黑雾之主无法接受的事情!

毕竟黑雾之主占据大宋皇朝做了这么多的谋算,若是最终一切化为乌有,黑雾之主定然是不会甘心的。

吞噬普通的武者上不会出现问题,但是若是想要吞噬那些九州天骄榜的天之骄子,那么黑雾之主的吞噬速度,就不能够拉得太长!

因为那样做,除了让整个九州大地谨慎起来意外,也没有多少的好处了.

第688章 江湖大事!白云城内叶孤城与陆小凤的谈话!(3)

对于江湖人士而言,如今有两件大事发生。

其一,便是九州天骄榜第四位,那九空无界之主登榜。

其二,便是江湖之中出现了大规模武者失踪的事情!

无数的不死怪物在九州大地不断的捕捉着那些个江湖武者,至于是将他们带去了什么地方,就~无人知晓了。

但是现在最为让他们感到震惊的,还并-非是这件事情。

而是在那九州天骄榜上,又是出-现了一位不详!

并且是与那剑界之主并称三大不祥之一的存在!

九空无界之主!

“又是出现了一位不详,唉,也不知道这九州大地到底是怎么了,以前连无上大宗师都是传说,现在天人境,在这九空无界之主的面前,都显得弱小。”

“是啊,当初独孤剑踏足天人境,成为陆地神仙的时候,那是何等沸腾啊,引得整个江湖都跟着兴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