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榜出世,我夫人竟是魔女婠婠 第22章

作者:小凤凤上天榜

“夫人今日打扮倒是颇为不同啊。”

看着闭月羞花的婠婠,苏牧不禁调侃道。

“有吗?”

婠婠闻言看了看自己的装扮,不禁微微一笑,道:“这不是不想给夫君您丢人么。”

“夫人闭月羞花,怎么会给我丢人?过来让夫君仔细瞧瞧。”苏牧笑道。

而在大堂内,酒客见到今日大不相同的婠婠更是瞪大了眼睛。

一个个都是无比羡慕的说道:“苏老板好福气,年纪轻轻有了自己的事业不谈,妻子也是如此风华绝代,当真让人羡慕。”

“是啊,若非苏老板和老板娘的酒肆都有好些年了,我都要觉得老板娘是那绝色佳人榜上的第一名了哈哈。”

“你还不知道吗?那绝色佳人榜上的第一名不就是咱们苏老板娘么?”

“何出此言?”

“大明武阳城内,除了咱们苏老板,可还有另外一个苏牧?”

“真的假的啊?苏夫人居然还是一位宗师强者!”

“这怎能有假?”

“真是羡慕苏老板啊,能够抱得美人归。”

“苏老板娘可是绝世佳人榜,被天道钦点的世间第一美女啊!”

看着众酒客恍然大悟的样子,婠婠不禁露出几分笑容。

身份暴露就暴露吧,倒也没什么。

婠婠坐在苏牧怀中,对着酒客们开口说道:“算你们会说话,今日酒水畅饮,就当我和夫君请你们的。”

苏牧闻言顿时骤然一笑,摸着婠婠的秀发缓缓道:“好不容易来点儿客人,你一下全免单了,怕是又要亏本。”

“管它呢。”

婠婠将头埋在了苏牧胸前,毫不在意的说道。

而苏牧也是感到些许无奈,倒也没有在意。

可就在这时,一道强悍的气势猛然锁定了苏牧。

而在苏牧怀中婠婠也是瞬间警惕起来。

回头眼瞳一缩,满眼不可置信的看向酒肆之外。

.

.

.

ps:还有五章!只求大家手中的评价票和鲜花!.

第三十一章 祝玉妍杀到 初露锋芒的苏牧

酒肆之外,祝玉妍看着被苏牧抱在怀中的婠婠顿时心中大怒。

但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变化,而是出声道:“这可真是好多年没见了啊,婠婠,成亲这种大事,居然都敢不通知师父一声么。”

“师父!”

“呵呵,你这小郎君倒是长得十分好看,难怪能把你给迷住。”

“婠婠,你知道师父找了你十多年么?一点消息都没有,若非是天榜将你的位置暴露,恐怕你都要忘了阴葵派,忘了还有我这一个师父吧。”

“师父,一切和我夫君无关!”婠婠当即开口说道。

“哦?是么?”

祝玉妍体内气势散发,直接是压制在了婠婠的身上,眼中闪过些许不耐烦。

“你认为自己上了绝色佳人榜,成了大宗师,就敢反驳师父的话了么?”

恐怖的气势散开,酒肆之中的酒客一个个都被这股强大的气息震慑昏迷了过去。

婠婠面色难看,祝玉妍的实力她自然是十分清楚!

现在自己虽然将增元丹炼化,也是踏入了大宗师初期。

但要知道祝玉妍可是魔门阴后!

大宗师后期的顶级强者!

而婠婠不过刚刚踏足大宗师之境,就算加上天榜奖励的柳梧剑意以及长生诀,也绝非是祝玉妍的对手!

“师父,我从未那样想过。”、

婠婠开口解释道:“我只是......”

“不必多言,你要是不想你夫君死在你面前的话,就跟我乖乖回到阴葵派。”祝玉妍语气十分平淡的说道。

在苏牧的身上,祝玉妍并没有发现任何习武之人的特征,

所以祝玉妍断定,苏牧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一个普通人,如何能够作为婠婠的夫君?

就算祝玉妍有朝一日答应了婠婠可以嫁人。

但不管如何,婠婠都不能嫁给一个普通人,一辈子碌碌无为下去。

“师父!”婠婠当即想要开口拒绝,但是看着祝玉妍那冰冷无情的眼神,终究还是没继续说下去。

婠婠心中十分清楚,若是自己拒绝了师父的要求,拒绝跟她一起返回阴葵派。

恐怕苏牧就要死在自己的面前!

婠婠并不知道苏牧的实力有多强,在婠婠看来,苏牧最多也就修炼过一些招数罢了。

这样如何能够抵挡得住祝玉妍这位魔门阴后?

“婠婠,你先回避一下。”

苏牧算是看明白了,当即站起身来,拍了拍婠婠的肩膀,

“我觉得我可以跟你师父好好聊一聊。”

婠婠闻言顿时一急,当即开口道:“夫君,师父的实力...”

“好了婠婠,我又不是要和你师父打架。”

苏牧笑了笑,轻抚婠婠的秀发出声道:“回避一下吧,我会说服你师父的。”

“可是...”

“七公在不远处待着呢,你师父想杀我,你认为七公会干看着么?”苏牧编造了一个理由。

婠婠闻言长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道:“那...夫君,你万事小心,师父她......绝非善茬。”

“好了,别担心了,去房间里待一会儿吧,我和你师父好好谈谈。”苏牧笑道。

“嗯。”

婠婠转身,朝着二楼的房间内走去。

而在确定婠婠回到房间之后,苏牧也将目光放在了祝玉妍的身上。

即使年过四十,祝玉妍因为修为的原因,保养的也十分出众。

看上去岁月并未在她身上造成什么影响。

那国色天姿和婠婠若是站在一起,很难想象她们是师徒关系,而并非姐妹。

祝玉妍目光轻蔑的看着苏牧,冷笑道:“小子,你想和我说什么?”

苏牧充耳不闻,只是施展内力将酒肆大堂完全包围,不让任何一丝声音传递出去。

祝玉妍感受到周围的内力波动,瞬间秀眉微皱,

不解的看了看苏牧开口道:“看样子,我还真是小觑你了,你也是一个武者。”

而苏牧则是从一旁的桌案上拿起一壶百花醉,又找了两个杯子,来到了祝玉妍面前不远处坐下。

缓缓将两杯酒倒了个七分满,对祝玉妍伸手示意她坐下。

祝玉妍见状,也不清楚苏牧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但是她大宗师后期的修为给了她足够的自信,当即坐在了苏牧的面前,将杯子举起来闻了闻。

“我和婠婠酿的百花醉,一种很不错的酒,你可以尝尝。”苏牧见状开口说道。

祝玉妍闻言将杯子放在嘴边,轻抿一口之后点了点头:“的确不错。”

“说吧小子,你想跟我谈什么。”

或许是苏牧先前释放的内力波动,又或许是因为这一杯百花醉。

祝玉妍也是生出了些许好奇心,想要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凭什么可以得到婠婠的芳心。

要知道在此之前,婠婠可从来没有对任何男人加以颜色。

“我并非是要和你谈什么。”

苏牧摇了摇头,将酒水倒入口中道:“我只是找了个支开婠婠的理由罢了。”

祝玉妍闻言不禁皱眉,随后冷笑道:“成亲这么多年,看样子你还是有事情瞒着我那乖徒儿呢。”

“我也是不久前才知道,婠婠居然是你的弟子,是魔门圣女一事。”苏牧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回答道。

“那你支开婠婠的原因呢。”祝玉妍开口询问道。

“呵呵。”

苏牧不禁笑了起来,体内天人境真气散发,恐怖的气势将祝玉妍瞬间锁定。

“阴后不如亲自猜一猜?”

感受到自己身上那股如同山脉一般的重量,祝玉妍甚至连起身都做不到!

瞳孔猛然一缩,看向苏牧的目光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你是谁!为何接近婠婠?!”祝玉妍当即开口喝问。

苏牧身上那股可怕的气势,绝非大宗师可以拥有的!

而且大宗师也绝对不可能,单单凭借气势,就将自己轻而易举的镇压!

甚至连手指都动不了一下!

这个时候若是苏牧想要杀了自己,简直易如反掌!

“我并没有什么接近婠婠的目地。”

苏牧又倒了一杯酒,继续说道:

“为你细说一番,婠婠现在是我的妻子,全名苏婠婠,我作为夫君,保护自己的妻子不被人带走,难道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么?”

祝玉妍面色阴沉,看着苏牧的眼瞳散发着怒火。

“阴后,我知道你心里面将婠婠视作亲生女儿,婠婠也是把你当成了亲生母亲。”

“所以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对你动手的,之所以展露实力,只是想要告诉你,我有能力做好一个丈夫,保护好婠婠罢了。”

苏牧语气平淡,眼中毫无波动。

祝玉妍甚至无法猜到苏牧心中到底是什么想法。

要知道阴葵派的天魔大法,对于人心的把握,堪称世间绝顶!

而现在,居然无法看透眼前之人的内心!

.

.

.

ps:评价、鲜花求求了,待会还有!今天我要码两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