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榜出世,我夫人竟是魔女婠婠 第171章

作者:小凤凤上天榜

已经是领悟了阴阳真意,可以走出自己的一条通天大道!

但天刀宋缺的最后一刀何尝不是如此?

那一刀透露出来的气息,不也是说明宋缺和自己一样,是走出了自己道路的人物!

然而在哪巨掌虚影之下,却连大气丢不敢喘一口。

可想而知,哪一位到底是何等可怕的存在!

张三丰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还不够强大,还需要继续闭关修炼。

以前认为无上大宗师已经是世间巅峰,在天人不出的时代,已经是无人可敌。

但随着那巨掌虚影的落下,张三丰此刻已经是无法保持冷静。

自己的实力,还是不够强大!

张三丰虽然不争,但是这并不代表张三丰对提升实力不感兴趣!

现在有了更强大的目标存在,张三丰自然是奋力修行。

“还有三个月便是那天圣教教主大婚之日,到时候也可以去看看,石之轩是否回到了天圣教内。”

张三丰心中暗暗想道,说不准借此,也能从石之轩口中得知那出手之人的信息?

......

而同一时刻,在大明皇朝皇宫之中。

葵花老祖眼瞳之中也是闪烁着难以置信。

不禁感到了万分恐惧的同时,又感到了一丝庆幸。

“世间还存在着天人!是否代表南宋黑雾的事情,不至于导致九州大地生灵涂炭?”

葵花老祖心中283暗暗想道?

此刻悬挂在葵花老祖心中最危险的事情,就是南宋天穹之上的黑雾。

那片黑雾给葵花老祖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危险感觉。

甚至让葵花老祖觉得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死在哪里!

但是现在感受到了更加可怕的气势之后,葵花老祖对于那黑雾的担心,仿佛是平淡了许多。

“这样一位强者,也不知晓在何方隐世?”

“为何石之轩与天刀宋缺的大战,会引起这等人物的注意?”

“为何对方又会在石之轩不敌之时,将石之轩救下来?莫非,那人和石之轩有什么关系不成?”

葵花老祖深深吸了口气,想到了三个月后天圣教教主的大婚。

“或许在那一天,我可以亲自前往天圣教,看看能不能从哪邪王石之轩的口中,得到那么一星半点儿信息?”

说完,葵花老祖便是缓缓闭上了眼睛。

感受到了更强者的存在,葵花老祖也已经是迫不及待要提升自己的修为了。

自创葵花宝典的葵花老祖,自身天赋自然不必多说。

多年前也是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但是并未完全走出来罢了。

现在葵花老祖要做的,就是至少让自己的实力,达到天刀宋缺那个级别!.

第214章 黑雾之主的恐惧 明确道路的石之轩!(9)

武林圣地。

无双城城头上。

盘膝而坐的剑圣独孤剑轰然睁开双目。

那股气势甚至是让武林圣地之中修炼的独孤剑,都察觉到了不同寻常!

“有救了!九州大地,还不至于灭亡!”

独孤剑深深吸了口气,眼瞳之中绝望的神色缓缓驱散。

取而代之的,是希望的神情!

不多时,雄霸的身影也是出现在了无双城城头上,看着独孤剑,出声道:“你应该也感觉到了吧?”

“我们有救了!黑雾之主,有人可以解决了!”

听到雄霸的话,独孤剑并未反驳。

同样是露出一阵笑意。

雄霸和自己想的都是一样的,

只要有那人的存在,虽然对方这么多年从未出手,甚至当年黑雾之主差点毁灭了武林圣地都没有出手。

但这并不代表对方一直不会出手!

现在对方的存在,已经是被武林圣地无数强者察觉到了。

或许也是时候派人离开武林圣地,前去寻找哪一位的存在了!

......

南宋,一处隐秘无比的山脉之中。

一名身穿黑袍,周身被黑雾缠绕的男人此刻出现在了山脉之中。

他遥望着东方极远处的天穹,眼瞳之中闪烁着难以置信和畏惧!

“这世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年也没出现过这么恐怖的存在吧?那家伙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此人不是那黑雾的源头,让整个武林圣地人心惶惶的黑雾之主,又能是谁?

此刻他也是感受到了那巨掌的主人气势到底有多么可怕。

黑雾之主,能够让整个武林圣地都感到畏惧的存在。

让整个武林圣地无数无上大宗师强者!

众多半步天人境强者感到心惊胆战!

甚至当年死前还带走了数位天人存在的黑雾之主。

此刻也是感到了深深的畏惧!

除了自己之外,这天地下到底还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大恐怖?

黑雾之主有些搞不明白。

但他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现在自己想搞事情,就需要掂量掂量了。

这样一位至强者任然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黑雾之主短时间内,是不敢有任何的动作了。

“大不了忍耐一段时间,我就不信你这样的实力!天上那些家伙会察觉不到~〃?”

黑雾之主面色沉重,语气不善的说道:“到了那个时候,有的是苦头给你吃!”

......

三天后

慈航静斋。

石之轩经历一场大战,此刻才缓缓苏醒了过来,

师妃暄就那么坐在床边上,目光呆滞的看着床上躺着的石之轩。

虽然已经认可石之轩乃是自己生父这件事情,但师妃暄现在显然还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石之轩。

看着石之轩缓缓睁开眼睛,师妃暄不禁面色平淡,看着石之轩淡淡开口道:“你醒了。”

“这里是慈航静斋,师父不会让你待在这里太长时间的,你还是赶紧离开,回天魔教去吧。”

话音落下,师妃暄瞬息之间便转身离开了。

只留下石之轩待在房间内,有些木然。

随之石之轩不禁露出了一阵笑容。

反正师妃暄都已经是教过自己一声爹了,自己又何须介意这些问题呢?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

石之轩如何不清楚此刻师妃暄心中的想法?

她只是暂时还接受不了罢了。

或许用不了多少时间,师妃暄就会淡然接受这件事情的。

石之轩不禁缓缓从床上起来。

之前大战,石之轩倒也没有太多伤势。

只是因为力竭导致体内灵气没有恢复,加上被天刀宋缺的刀意入体,造成了一定影响。

所以才会昏迷三日罢了。

现在虽然还未恢复全盛时期,但也不差太多了。

石之轩推开房门,走出了房间。

不远处,梵清惠牵着师妃暄的手,眼神冰冷的看着石之轩。

“只此一次,请你日后,再也别来我慈航静斋。”

话音落下,梵清惠便松开了师妃暄的手,转身离开。

而师妃暄看着石之轩,也不禁深深吸了口气,出声道:“虽然你是我的父亲,但或许,我们生来就是两条不同道路上的人。”

“父亲,这是我最后叫你这一声父亲,请您不要再来慈航静斋了,否则的话,师父会不悦,我也不会再多客气。”

说完之后,师妃暄也是转身离开,跟上了梵清惠的步伐。

得知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身份,师妃暄短时间内倒也没有改口。

毕竟叫了梵清惠二十多年的师父,忽然间要改口叫母亲。

这谁改的过来?

石之轩看着梵清惠和师妃暄的离开,倒是十分的淡然。

他倒是看得清楚,未来终有一日,师妃暄会和自己再次相认的。

但并非现在。

想到这儿,石之轩也没有任何的犹豫。

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慈航静斋之中。

......

天圣教内。

经过半个多时辰的全力赶路,加上两地之间相隔不远,石之轩倒也是极为快速便回到了天圣教内,来到了湖边找到了苏牧。

苏牧此刻才刚刚吃过早膳来到湖边,看到石之轩出现,也不禁是露出了些许笑容。

“` ~怎么样?当着自己女儿的面被人胖揍一顿的感觉如何?”

苏牧笑着打趣道,虽然石之轩并未被天刀宋缺碾压,但是那最后一刀,石之轩(了钱好)也的确是束手无策。

听到苏牧的话语,石之轩竟然也是颇为脸红。

对着苏牧拱了拱手单膝跪地,道:“多谢教主救命之恩!此事石之轩终生不忘!”

“行了,我只是顺手而为罢了。”

苏牧将鱼饵挂好,将其抛入湖中,平淡无比的说道:“谁叫你是我天魔教堂主之一?若非如此,我倒也懒得救你。”

“和天刀宋缺一战之后,可有什么新的感悟?”

听到这话,石之轩不禁尴尬一笑,摇了摇头道:“或许是走的道路不通,我无法看到天刀宋缺到底是走到了什么程度。”